官宣@蚕宝儿

2018-10-19阅读
http://5b0988e595225.cdn.sohucs.com/images/20181019/bd8637bccbd54b7cb901bc7d9f926a4f.jpeg

正式官宣:科研汪们和蚕儿是真爱!

真爱在何处?且听我细细道来:

初遇是在一春和三月,清风徐来,万物复苏,阳辉暖暖。那一只只小小的蚁蚕咬破蚕壳,闷头闷脑地钻入这世界,四处打量,胡乱爬行。所谓一见倾心,倾的是皮相,不过俗人一个。你瞧那墨染的身子,全身包裹着绒毛,一弯一曲,描绘着生命的旋律,不知为何,喜爱油然而生。

沈深摄

它乃素食主义者,食桑。吾曾养花草,皆非善终,如今多了这活物在手,心下压力倍增,毕竟一日三四餐不可少。初始总归是忘却给它食桑,打开盒子,看着它们齐整整抬头,像在说:好饿!心下愧疚万分,赶紧给桑,然后呆在一旁看着,便欢喜了:循着那独属于桑叶的气息,蚕慢慢蠕动,沿着边角吭哧吭哧,声音一时竟像窗外的雨声,淋淋漓漓,再一瞧,呀,吃得好不欢快!及至繁忙时候,恨不得跪下来求着:蚕祖宗,您吃慢点哟!蚕的一生,除了吃便是眠——眠了不动,乖巧安静;醒了就吃,左一口右一口,无忧无虑,欢喜自在。

N

图片来源于网络

蚕为变态生长,隔几日便眠一次,通体变白发亮,眠后期,慢慢蜕皮,仿若新生。但再如何变化,它便是它,每一次的新生愈加漂亮雪白。至最终成蛾,完成最后一次蜕变,再交配产卵,直到生命延续之后,静静死去,不惊不扰。入世懵懂,离世淡然。

NaN

图片来源于网络

相处皆愉快?其实不然。蚕整天都是边吃边拉!所幸蚕砂颗粒椭圆,颜色墨绿,亦无异臭。每每清除蚕座,均是一项大工程:先得一只只挑出来搁一旁,重新铺上底膜,再小心放回去,细细洒满桑叶。便似养孩子,顽皮惹得全身脏兮兮,你得还它一个干净。否则容易感染,更是头疼。

如果生病了,那才真是糟心。它开始不吃不动,口吐黄液,身体不复“强壮”,变得软虚,为其他蚕着想,必须狠心抛弃。一口桑一把蚕砂给拉扯大,见证了它的褪皮生长,好不容易从豆丁般大小的蚕蜕变成软萌可爱的“白虫”,扔弃,亦是伤心难过。

图片来源于网络

N

再说到献身科研。解剖蚕体,两根针一头一尾固定,剪刀镊子剖开身子,取其各类器官。心疼也好,不舍也罢,总得成全了它代表的意义:奉献。

我喜蚕,赞其为生摆脱蚕壳的挣扎,爱其不烦不恼见桑就吃的单纯,悲其染病而死的无奈,叹其一月之余的宿命,赏其献身世界的不归不尽,感其“化蛾丝方尽”的不终不休。

如果这都不算爱?没有如果,经鉴定,必须是真爱无疑!

N

科学编辑:章可

文字编辑:里奥

美术编辑:小草

Powered by 搜狐快站